河南手机报
您当前位置:周口报道 >> 文化专栏 >> 浏览文章

吴桦:夕阳遐想

来源:本站原创 2020年01月03日

今天班里其他的学生都去学艺术了,五个孩子来到我的办公室,我们师徒六人一起,分析了小诗《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唐代刘长卿写的,“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动静结合,冷暖结合,孤寂和慰藉交织,诗人把世事炎凉和人间温情,毫无痕迹地糅合在一起,真是让人叫绝。铃声响起,孩子们散了去,我则浸入夕阳里,回味余光。

近来,身体略有不适,心情落寞,经常无名烦恼,昨天做了检查,各项指标均达到国家标准,看样子,这部质量不高的次品车还得继续行驶一阵子。生活依然继续,都在路上,老样子,三千年读史无外乎功名利禄,九万里行路全都是诗酒田园。老孔的卤肉刚出锅,珍香园的烩面泛着羊肉汤的芬芳,巴庄火锅不知开门了没有,久鸿市场的大葱涨价了没有,电影院的烤腰子流的满腮是油,哈哈……病榻之上,没有勇夫,老杨看到我肥大的身躯在体检床上任医生随意摆布,不由泪流满面,事后,她说,人啊,就是如此脆弱,所以,发誓不再怼我。而我呲牙偷笑,我知道,我被医生搅肠摇胃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猪肉价格回归正常,香港恢复了平静,医生们在我的有节奏的呼噜声里完成了对我肠胃的检查。但是,医生对我戒烟戒酒戒辣的叮嘱萦绕在耳边,久久不肯离去。

想起了史铁生的《病隙碎笔》,人只有到健康不再的时候才会有所收敛,只有在爱情远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夕阳下,我和老杨绕着操场散步,清风徐来,云卷云舒,孩子们篮球比赛的呐喊声,女孩子快乐的笑声,竹林里麻雀叽喳叽喳的叫声,鲜活而美好,想起了“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人之生命对于万事万物皆是如此。犹如恒河沙数,而三千万亿恒河犹在,何况其沙?

夕阳渐渐褪去了,月亮如约而至,天空中划过一颗流星,一瞬即是永恒,在天际留下美丽的痕迹,一时间,万家灯火,亦或者路上南来北往的夜归人。远处飘来烤鸭的味道,还有酒香,我总归还是个不忘人间烟火之人,凡心未眠,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人生,其实加上诗酒,还有故作高雅,不就凑成了诗意地栖居。

(作者:吴桦 郸城县实验高中副校长、郸城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