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周口报道 >> 要闻播报 >> 浏览文章

一个个问题村庄由乱入治的背后——周口市纪委开展重点村居集中整治调查

来源:本站原创 2019年12月03日

11月29日,记者走进淮阳县大连乡刑吉屯村看到,一条条村道平整交错,一幢幢楼房错落有致,村民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老党员吴守仁对记者说:“以前俺村可不这样,那时是乱得不能再乱了,村‘两委’班子涣散,村务不公开,集体资源被侵占,群众没有主心骨。”

“感谢工作组抓走了坏人,不但为我们追回了钱和地,还帮我们修桥、铺路、建文化广场……”在商水县固墙镇徐屯村,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大爷拉着记者的手说。谁能想到,一年前该村还是村“两委”班子涣散,村干部不能正常办公,村务乱象丛生,百姓敢怒不敢言。今年,该村来了工作组,查处了违纪违法的村党支部书记徐某理、村文书许某毛、村主任徐某平,将2个欺压乡邻的村霸移交公安机关,还帮村里修桥铺路、厘清家底……安静祥和重新回到了徐屯村。

和刑吉屯村、徐屯村一样,如今,周口市的不少信访问题高发村、基层党组织软弱瘫痪村、扶贫落后村、治安混乱村都发生了深刻变化。

郸城县钱店镇陶营行政村开展集中整治后,平时爱唱戏的村民李俊吉拿起二胡在村里唱起了自编的新词:“工作组到俺村,关怀群众心连心,不愧当代黑包公,挖出基层小蛀虫。下着雨打着伞,一户一户来访谈。一行几人到家中,惠农资金都问清。群众满意党赞成,万代千秋留美名……”

一个个问题村由乱入治,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呢?

打通基层正风反腐和以案促改的“最后一公里”

一段时期以来,基层村居干部漠视侵害群众利益,贪占截留扶贫资金;黑恶势力危害农村基层政权;党的基层组织软弱涣散等问题在很多地方不同程度存在,成为影响基层稳定和破坏基层政治生态、社会生态的重要因素。个别村居各种矛盾交织、问题堆积,群众上访不断。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确保村居基层政权稳固,周口市纪检监察机关站在全面厚植党的执政基础、促进乡村振兴的政治高度,立足服务大局,充分发挥自身职能,进行了有益探索和尝试。

周口市下辖的淮阳县,是全国重点扶贫县,在集中整治探索中进行了先行先试。2017年以来,淮阳县在推进脱贫攻坚过程中发现个别行政村存在突出问题,有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十分突出,脱贫攻坚推进不力;有的黑恶势力称霸乡里,滋扰群众生产生活;有的基层组织软弱涣散,宗族势力把持政权。这些乱村形成的原因复杂,各种问题之间又错综交织,依靠乡级党委、政府已不能解决问题,由单个部门针对某一问题开展专项治理,也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例如,在前些年对一些乱村治理中,有群众反映干部违纪问题,而处理违纪干部后,发现对基层组织建设、干群矛盾、群众诉求、社会风气等问题并不能统筹解决,以致“旧病”复发,有的甚至陷入村内几派势力轮番上台、轮番上访告状的恶性循环,导致治理效果不理想,群众认可度不高。

为解决部分乱村“乡级治不了、部门治不好”的问题,县委决定由县纪委牵头,公检法协同配合,组织、信访、扶贫、民政等部门积极参与,实施综合治理。综合治理坚持问题导向,以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为切入点,深化巡察结果运用,结合“扫黑除恶”、村级组织建设、化解信访矛盾等工作,将以案促改贯穿始终,推进乡村治理实践,对基层政治生态、社会生态综合施策,实施依法治理、源头治理、系统治理,探索出了一条基层治理的新路子。

今年3月,省纪委监委在周口召开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决战年行动现场推进会,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任正晓深入淮阳调研后,对该县纪委监委牵头开展的基层综合治理工作给予肯定。随后,周口市纪委监委在总结淮阳试点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规范完善,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大力推行“巡察村居→查办案件→以案促改→建章立制”村居腐败和作风问题集中整治新模式。

这一模式把村居腐败和作风问题的发现、查处、整改一体推进,既突出“打”,查违规违纪、抓坏人恶人,更注重“治”,清矛盾隐患、解遗留难题、选贤能班子、建长效机制,打通了基层正风反腐和以案促改的“最后一公里”。

综合施策,治标治本,为乡村振兴打好坚实基础

周口市纪委对乱村散村的专项治理是如何开展的呢?

巡察村居发现线索。突出巡察“全面体检”作用,通过巡察村居,全面排查问题线索。对纪检监察机关掌握的信访举报高发村、信访部门掌握的信访问题高发村、组织部门掌握的软弱瘫痪村、扶贫办掌握的扶贫落后村、公安机关掌握的治安刑事案件高发村、乡镇掌握的工作推进不力村开展巡察。对巡察中发现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突出、涉黑涉恶线索集中、基层组织软弱涣散等问题特别严重的行政村,开展集中整治。截至目前,我市已巡察村居1541个, 摸排问题线索4530条,对52个乡镇的80个行政村开展了集中整治。

查办案件形成震慑。对侵害群众利益的腐败和作风问题、“村霸”和宗族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坚决深挖彻查。全市重点村居集中整治中,有153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其中警告29人、严重警告33人、撤职6人、留党察看4人、开除党籍81人;司法处理931人,其中行政拘留138人、刑事拘留295人、逮捕347人、审查起诉13人;收缴违纪资金799.78万元,收回村集体资产744.32万元。淮阳县打掉了白楼镇付楼村以原村党支部书记付汝常为首的涉黑团伙,涉案金额达2300多万元,25人被追究刑事责任,5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并深挖保护伞1人。鹿邑县在集中整治中查处了贾滩镇后堂行政村退休村干部孙玉茂(曾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操纵基层政权、缠访非访、诬告陷害、破坏选举案。孙玉茂外号“日本人”,私自建立“地下组织”把持该村基层政权,在村里欺压群众,无恶不作,10年内告掉6任村班子,侵占集体土地4亩。目前,此案已刑拘9人。这些案件的查办对当地乃至全县都产生了极大震动,形成了对其他违纪违法人员的强力震慑,迅速打开了集中整治工作局面,有效形成了以“打”促开局、以“打”赢全局的良好态势。

以案促改贯穿始终。把以案促改贯穿集中整治始终,以案促改有力有效地推进了集中整治工作的开展。集中整治工作组每进驻一个治理村,就在村党员会、干部会、群众大会上,用能够让同级同岗“照镜子”“正衣冠”的典型案例开展警示教育,提高警示教育的针对性和精准度。截至目前,全市开展集中整治的村居,已有327人投案自首或主动说明问题,退交违纪违法资金556.07万元。沈丘县新安集镇新东村文书王某说:“通过参加以案促改警示教育大会,认识到了自己违纪行为后果的严重性,主动把违纪款交给组织后,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太康县张集镇把以案促改地点搬到庭审现场,在县法院开庭审理朱港行政村原党支部书记朱某骗取农业保险和贪污群众危房改造资金案时,全镇24个行政村党支部书记和部分镇党员干部50余人旁听庭审。张集镇蔡集行政村党支部书记蔡某表示,参加庭审对他冲击很大,以后说啥也不敢打歪心眼了。

建章立制注重长效。在集中整治过程中,坚持破立并举、打建结合,坚决撤换软、散、瘫、恶、乱的村级班子,杜绝恶人治村和宗族势力把持基层政权的现象,举贤荐能建立肌体健康的村级组织,共整顿村“三委”班子55个,调整村“三委”班子人员186人。坚持以民为本,察民情、解民忧,切实帮助群众清理矛盾隐患、解决遗留难题和实际问题,共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和办实事293件。针对集中整治中发现的共性问题和多发性问题,全市共建立健全村级事务监督管理制度16项。郸城县完善“四会”(即村民议事会、道德评议会、红白理事会、禁毒禁赌会)制度,制定了村规民约25条。沈丘县推行群众代表网格员制度,每15户推荐1名群众代表作为网格员参与村里事务并实施监督。

惩治基层腐败,乱村散村重新焕发生机

市纪委开展的重点村居集中整治,打通了基层正风反腐和以案促改“最后一公里”,重塑了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突出、涉黑涉恶线索集中、基层组织软弱涣散等问题特别严重的村居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生态,既惩治了基层腐败、建强了村级班子,又匡正了基层风气、促进了社会稳定,更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提升了群众满意度。与此同时,重点村居集中整治产生了示范效应和辐射效应,有效带动了周边村居政治生态和社会生态向好向善,乡镇党委政府在村级治理尤其是村级班子建设上,也由过去的不敢变为主动,并按照集中整治模式积极开展工作。

目前,周口市重点村居集中整治的整体效果已初步显现。今年前10个月,全市信访总量9410人(次),比去年同期的10324人(次)下降8.9%;纪检监察信访举报量2049件,比去年同期的2261件下降9.4%;反映农村干部的信访量580件,比去年同期的905件下降了35.9%。淮阳县安岭镇的垮陈村,经过集中整治后,一名群众兴奋地说:“坏人抓了,又选出了好干部,以后俺村就不能叫垮陈了,得叫夸陈!”(通讯员 靳登高 赵彩霞 首席记者 刘彦章)

来源:周口日报